读书啊---伊峻东

    2013-11-26 12:05:20           浏览数:0

      中国光辉灿烂的文化毕竟不是信口胡扯,而这些文化的流传很多是离不开书的,所以就来说说读书吧。

      书有很多种,古文写史如《史记》,小说如《水浒》,戏曲如《牡丹亭》……各种古文不胜枚举,古人当然也没忘了教育,与孔老夫子有关的《论语》据说只半部就可以治天下,夸张是夸张了些,不过教育意义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 跟古文比起来,白话文有时候就让人感觉舒服多了,可是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,我们生在了一个人人皆可出书的时代,所以漫无边际的白话文中,要想找到对自己口味的,难免要多读,当然别的方法也是有的,这个在后面会提到。

      还有些书是充满公式的,这些书大多情况下是在被逼无奈时才会去读的,比如备考时的复习,为了考试而读的书我们是难以改变的,所以就不谈它了吧。

      另外,有些则是那些外语能力让我望尘莫及的人翻译过来的书,读这类书是需要加倍小心的,因为名声大如严复的《天演论》者,也删改了赫胥黎的《进化论与伦理学》不少内容,其他外文书籍翻译过来,能否保持忠于原作,全凭译者良心了,所以读这些书是要小心再小心的。

      书的种类细分下来,难以尽述,还是说说读书的方法吧。这里只是分享,意见不合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  前面说白话文难免要多读,想要找个简单些的方法那便是读书评。书评不是读后感,也不是借题发挥,虽然正如陈平原所说,不少书评无外乎这两种,所以这个简单方法是要靠运气的,否则碰上个写书评的家伙连自己评的书都没看过,那也只好自认倒霉了。

     其实读书本该是件充满乐趣的事,又何妨多读读,读的随意些,遇到什么书,拿起来读便是,不喜欢前面就去读后面,没有趣味那就放下,总不能因为读书委屈了自己。

      蔡元培希望读者一能专心,二能动笔,我想那是对自己爱念的书而言的,既然喜欢,那就用心去读吧,如果见到有用的材料还能整理下来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  北大学者冯友兰曾把自己的读书经验总结为四点,这里我就借花献佛吧。

      第一点是“精其选”,冯老认为“从古以来流传下来的书,都是经过历来群众的推荐,经过时间的选择流传了下来”,那些被称为“经典著作”或“古典著作”一类的书是应该精读的。

      第二点是“解其言”,就是攻破语言文字关,要攻关,得先准备好攻关工具,如字典和词典等工具书之类。

      第三点是“知其意”,中国老话说“书不尽言,言不尽意”,冯老希望读者能做到“得意忘言”,为人不可过河拆桥,读书却要如此。

      第四点是“明其理”,在那句老话后冯老加了一句“意不尽理”。因为“明其理,才不至于为前人的意所误”。

      读书终归是自己的事,最后想起林语堂的话,希望大学生“仍旧不忘其初,不背读书之本意,不失读书的快乐,不昧于真正读书的艺术”。

 

邮编:266109  电话:0532-86080762  邮箱:hyxy@qau.edu.cn

地址:青岛市城阳区长城路700号青岛农业大学生物楼C106

鲁ICP备13028537号-5 鲁公网安备 37021402000104号

青岛市互联网违法信息举报中心